<var id="bfr3b"><dl id="bfr3b"><listing id="bfr3b"></listing></dl></var>
<cite id="bfr3b"></cite>
<cite id="bfr3b"></cite>
<var id="bfr3b"><span id="bfr3b"></span></var>
<var id="bfr3b"></var>
<var id="bfr3b"></var>
<cite id="bfr3b"><video id="bfr3b"></video></cite><var id="bfr3b"><video id="bfr3b"><thead id="bfr3b"></thead></video></var>
<cite id="bfr3b"><video id="bfr3b"><thead id="bfr3b"></thead></video></cite>
<cite id="bfr3b"><video id="bfr3b"></video></cite>
<var id="bfr3b"><video id="bfr3b"><thead id="bfr3b"></thead></video></var>
<cite id="bfr3b"></cite>
<var id="bfr3b"></var>
<var id="bfr3b"><video id="bfr3b"></video></var><var id="bfr3b"></var>
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上海金融新闻网丨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的优势和挑战


发布时间:2019-08-10


   8月6日,国务院印发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标志着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下称“临港新片区”)正式设立。据悉,《总体方案》有利于在更深层次、更宽领域以更大力度推进我国全方位高水平开放,也有利于我国主动引领经济全球化的健康发展。
  日前,《上海金融报》记者就《总体方案》的推出背景、亮点以及临港新片区的选址、国际竞争力、未来发展方向以及面临的挑战等问题,独家专访了为《总体方案》提供政策性建议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研究基地余南平工作室首席专家
余南平
   

临港新片区优势和挑战并存

  《上海金融报》:选择此时推出《总体方案》有什么背景吗?
  余南平:总的来看,我认为有两大背景:首先,从国际背景来看,当下全球贸易关系处于交织浑浊状态,且缺乏共识。在全球化进程受阻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形势下,目前还没有一个大国能够推出充分开放自由贸易的举措。在这种背景下,我国本着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坚持全球自由贸易和多边贸易体系的原则,推出这一《总体方案》,目的是进一步探索自贸区建设,这是值得肯定的。其次,从国内背景来看,当前我国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以及挖掘改革开放动力等方面也遇到一定的瓶颈。为了打破制度性瓶颈和障碍,包括解决创新功能不足等问题,我国也有必要推出《总体方案》。
  《上海金融报》:从纵向来看,此次发布的《总体方案》,与2013年发布的《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和2017年《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相比,最大的亮点在哪里?另外,《总体方案》指出,临港新片区要对标国际上公认的竞争力最强的自由贸易园区,选择国家战略需要、国际市场需求大、对开放度要求高但其他地区尚不具备实施条件的重点领域,实施具有较强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开放政策和制度。从横向来看,在对标这些自由贸易园区时,临港新片区会有哪些优势?又将面临哪些挑战?
  余南平:我国过去一些自贸区方案也体现了一些探索功能,但主要是在管理方面跟国际对标,比如,压缩管理流程、改变营商环境等。而在《总体方案》中,临港新片区被赋予了最大限度的自主创新权,拥有自主改革、自主创新、自我管理等权利。与以往不同的是,《总体方案》是完全本着市场经济原则来设计临港新片区功能性架构的。这是一个重要特征,在过去的自贸区方案中是没有的。
  此外,与以往方案不同的是,《总体方案》明确提出了产业主导方向。在对临港新片区的设计中,提出要把实业与自贸区的功能相结合,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特色,在我国过去所有的自贸区建设中绝无仅有。可以说,这是《总体方案》做出的大胆创新和方向性尝试。当然,这种把实业与自贸区功能相结合的设计,是在总结了国内外自贸区或自由港建设,尤其是国外自贸区或自由港建设的经验基础上进行的高度浓缩提炼,它是符合当下全球产业发展的方向。因为从国际经验看,光有自由贸易制度,但缺乏实业支撑的自由港或者自贸区,往往是走不远的。从严格意义上来说,目前具有全球高水平的自由港,只有香港和新加坡。如果范围再放宽一些,韩国的釜山、德国的汉堡以及美国一些港口都可以算是高水平的自由港。
  经过实践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后,缺乏实业支撑的自贸区或自由港都已经衰弱,而具有实业支撑的自贸区或自由港,发展情况都不错。比如,汉堡在金融危机后曾经一度沉沦,但后来随着经济增长恢复和上升,其发展速度很快。再如釜山,因为有制造业支撑,在带动韩国出口业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所以,上海在设计临港新片区时,不再仅仅聚焦于投资自由化、人员自由化、从业自由化、资金自由化等方面,因为如果在众多自由化中没有实业支撑,这样的自由化是没有根基的。而有实业根基的自由港或者自贸区,才能通过产业链向外真正形成辐射。需要强调的是,釜山和汉堡的自贸区引入实业作为支撑,并非规划时就设计好的,而是在建设过程中慢慢形成的,且体量也不大。在规划初期就考虑将大体量的前沿产业群引入临港新片区,这是《总体方案》的一大创新。
  可以看出,《总体方案》在设计方面非常到位。此次对临港新片区的规划中,把先进制造业、高科技制造业等都集中在一起,包括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民用航空等企业都在新片区内发展,并对其实行特殊的税收政策,这是非常值得称道的。
  当然,在发展临港新片区过程中也会面临一些挑战。一是目前全球贸易大环境远不如从前。如今全球贸易增长与全球GDP增长基本持平,而在十年前,全球贸易增长几乎是全球GDP增长的两倍。在全球贸易规模大幅萎缩的情况下,即使有了港口也并不意味着可以扩大贸易规模。二是虽然上海的区域环境背靠长三角,具有一定的发展实力,但目前整个长三角在全球竞争中,仍缺少更多类似华为这样的龙头企业,或者是支柱性行业的领头羊。反观釜山,则有三星这样的企业,包括德国、新加坡等自贸区或自由港也有不少龙头制造企业。
  如果一个自由港或自贸区内没有龙头型的支柱产业作为支撑,就将面临不小的可持续发展压力。因为目前我们所看到的或者能设想到的最大限度的开放制度,已经体现在上海自贸区的制度设计框架内,现在的关键是如何吸引更多的高端研发、高端服务与高端科技制造企业入驻园区,并产生集群效应。只有这样,才能应对外部大环境以及包括产业端、产品价值链端的竞争,这是发展临港新片区过程中所要面对的现实。不过,我相信上海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接下来会有所改进。因为先行先试先探、总结经验、改革创新是上海的使命所在,也是上海立足于全球有竞争力城市的根本所在。
    

积极构造大型“生态圈”

  《上海金融报》:《总体方案》对临港新片区的地理规划范围是:在上海大治河以南、金汇港以东以及小洋山岛、浦东国际机场南侧区域设置新片区。那么,为何选择这样的地理规划?对建设临港新片区有何益处?

  余南平:从地理规划来看,可以看到该片区背靠洋山港,又邻接浦东新区。这是在以往上海自贸区的地理基础上作出的新的扩充,目的是为了容纳更大的产业集群。之前我也提到,临港新片区的最大竞争优势是引入实业,形成产业集群,这样,就需要较大的地域空间或者交通运输空间构造。而《总体方案》作出的地理规划,可能是在上海所能看到的最佳选择。从区域规划上看,是非常有逻辑性的。
  《上海金融报》:《总体方案》在提出发展目标时指出,到2025年,建立比较成熟的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制度体系,打造一批更高开放度的功能型平台。到2035年,建成具有较强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形成更加成熟定型的制度成果。那么,如何理解“更高开放度的功能型平台”和“特殊经济功能区”?
  余南平:所谓的“功能性平台”,并不单指自贸区本身,而是指一个城市或一个城市所覆盖的整个区域经济所支撑的多功能构架,即从产业、金融、贸易、航运、研发等多方面构造出的一个大型“生态圈”。目前,“生态圈”概念被更多地用于全球的区域规划中,全球范围内发展比较成功的城市和区域经济都有“生态圈”的构造。所以,“功能性平台”更多是指“生态圈”的概念。只有“生态圈”能把产业创新、深度研发和高水准服务融为一体,以提供高附加值并创造知识产权。这是“功能性平台”的特征。
  从某个角度来讲,“特殊经济功能区”可以看作是一种“经济特区”,国外也有这种概念,叫作special zone。在改革先行先试中,“经济特区”会被赋予一些立法上或者管理制度上的创新,即在该区域所施行的管理制度与地方立法,相较母体可能会有些突破。建设“特殊经济功能区”将为我国深化改革和全面开放积累经验。由此看来,“特殊经济功能区”可以说是改革开放的一个战略制高点。
    

如何发展新型国际贸易

  《上海金融报》:《总体方案》指出,临港新片区肩负发展新型国际贸易的任务。如何理解发展新型国际贸易?这对正处于全球贸易摩擦尤其是中美贸易摩擦中的我国来说有何意义?
  余南平:在目前全球产业价值链增加值不断下降且出现固化的情势下,发展新型国际贸易是一个难题。在过去的国际贸易中,贸易、投资、研发三者分离。新型的国际贸易则需要考虑如何把贸易、投资、研发、产业、服务等更多功能融合在一起,这就要提到“生态圈”的问题。如何锻造出一个“生态圈”,把所有能想到的可以创造贸易的形式都融合在一起,这对于发展新型国际贸易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课题。
  目前,中美贸易摩擦已发展成一个显性的问题,甚至影响到全球的经济稳定。在贸易保护主义甚嚣尘上之时,我国本着进一步改革开放以及贸易自由化的态度推出的《总体方案》,无疑对全球自由贸易起到非常大的推动作用。而且《总体方案》提供的自贸区架构是经过精心打磨的,这就为全球未来的贸易新形式,即通过生态圈或生态功能再构造的方法来创造出新的贸易方式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方向。因此,《总体方案》的推出具有一定的震撼力,是对我国对外扩大开放、对内深化改革的深度结合。从这个角度来说,《总体方案》所规划的未来前景非常值得期待。
  另外,《总体方案》推出并实施后,可能会极大带动整个上海以及长三角地区乃至全中国的创业和创造热情,并使我国经济发展质量在进一步改革开放中得以提升,这是最值得期待的。


阅读原文


记者丨戚齐明

来源丨上海金融新闻网

编辑丨李梓昕

编审丨戴琪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0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

小勐拉皇家国际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