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bfr3b"><dl id="bfr3b"><listing id="bfr3b"></listing></dl></var>
<cite id="bfr3b"></cite>
<cite id="bfr3b"></cite>
<var id="bfr3b"><span id="bfr3b"></span></var>
<var id="bfr3b"></var>
<var id="bfr3b"></var>
<cite id="bfr3b"><video id="bfr3b"></video></cite><var id="bfr3b"><video id="bfr3b"><thead id="bfr3b"></thead></video></var>
<cite id="bfr3b"><video id="bfr3b"><thead id="bfr3b"></thead></video></cite>
<cite id="bfr3b"><video id="bfr3b"></video></cite>
<var id="bfr3b"><video id="bfr3b"><thead id="bfr3b"></thead></video></var>
<cite id="bfr3b"></cite>
<var id="bfr3b"></var>
<var id="bfr3b"><video id="bfr3b"></video></var><var id="bfr3b"></var>
ECNU主页 | 在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

上海金融新闻网丨日韩争端凸显供应链安全重要性


发布时间:2019-08-10


  近期,日韩贸易摩擦升级受到各方关注。8月2日,日本内阁批准通过《出口贸易管理令》修订案,正式把韩国移出获得贸易便利的“白色清单”。作为回应,韩国在同日表示,将把日本移出本国贸易“白色清单”。8月7日,日本经济产业省颁布政令,在“白色清单”中删除韩国。政令定于8月28日施行。
  据悉,日本“白色清单”是指日本政府制定的安全保障贸易友好对象国清单。在向清单上的国家出口高科技商品时,日本出口商可享受相对简化的手续。被移出“白色清单”后,韩国将不再享受贸易便利优惠措施,除了此前已经宣布的三种半导体材料(涉及用于有机EL面板生产的氟聚酰亚胺、抗蚀剂和高纯度氟化氢,它们是智能手机、芯片等产业的重要原材料)外,日本政府将对其他所有对韩高科技产品出口实施个案审查。届时,日本贸易控制清单内15个大类、数百个品项的出口,可能由批量审批变为单次审批,即每次对韩出口应在至少三个月之前向日本政府申请许可,获得批准方可实施。
  韩国贸易“白色清单”涵盖从韩国取得一揽子出口许可的29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日本、美国、英国等。日本被移出韩国“白色清单”,意味着在进口韩国商品时须获得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等部门的单独许可。
  “日韩相互将对方移出本国贸易‘白色清单’的做法,是近两年国际贸易中比较罕见的事。一般而言,如果两个国家在贸易上存在纠纷,会采用调整关税的方式。但日韩这次采用的却是对产业链断供的方式,尤其是日本主动对弱于自己的韩国在关键原材料上进行了断供。”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研究基地余南平工作室首席专家
余南平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原本全球产业链高度分工和专业化,是全球价值链的组成部分。尤其亚洲电子加工业的产业链近两年比较景气,这取决于日本、韩国,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价值链的高度产业合作。但现在由于历史遗留问题,以及各种非常复杂的原因,日韩双方各执一词,相持不下。于是,日本主动对韩国采取了产业链断供行为。”
  兴业证券研报指出,韩国是首个被日本移出贸易“白色清单”的国家,管制将影响其核心半导体与显示产业。日本的贸易控制清单,包括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战略物品、军用敏感材料等。从实际影响范围看,韩企部分先进材料与制造设备对日依赖度较高,将对其半导体与显示器产业链有较大影响。
  “从全球来看,日本的做法既可理解为一种新型的贸易保护主义,也可理解为一种产业链竞争打击。这种做法是美国开的先例,美国对华为以及中兴通讯的断供,在全球起到非常不好的示范作用,表明可以存在这种做法,且不会承担任何后果。”余南平表示,“不过现在韩国明白了,其最大的问题在于之前将命运交到了别人手里。所以,韩国目前正准备利用国内可生产能力迅速恢复自身产业链上关键元器件的供应。”
  8月4日,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政府和总统府决定,在2020年预算中编制至少1万亿韩元(约合8.2亿美元)用于应对日方举措。据韩国媒体报道,这部分预算将主要用于支持受到日方措施影响的近100家韩国企业,以及对关键战略产品和原材料研发提供补贴。
  8月5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宣布,韩国政府将在半导体、汽车和基础化学等六大领域选定100种关键战略产品,通过多重措施保障其稳定供应。同时提高原材料、零部件和设备产业的国产化程度,增强国内产业竞争力。根据方案,一年内韩国将通过进口来源多元化,以及扩大本国生产规模等措施,确保20种关键战略产品的供应;七年内,韩国将投入7.8万亿韩元(约合64.2亿美元)支持80种关键战略产品研发,并力争五年内实现这些产品国产化。方案中的措施还包括降低进口壁垒;放宽限制,促进技术开发;实施财税激励政策,鼓励韩国企业海外收购高新技术企业等。
  余南平指出,虽然韩国已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但其产业链目前仍出现了断供现象,这足以给其他国家形成警示。即在全球价值链构成中,各国要非常关注自身的关键器件节点或关键器件支点的供应安全。“之前在电子加工行业、半导体行业或高端电子产品行业,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形成全产业链,都是在全球进行分工。但现在由于全球贸易形势发生改变,国家之间产生了各种对峙关系。在此背景下,关键性产业链的支柱性产业中的一些器件关键点的安全供应显得尤为重要。”
  “中国也应该抓紧建设自主研发、自主可控的供应链安全。通过此次日韩事件,设想未来真的出现外部环境严重恶化的情况,那么中国的安全产业供应链在哪里?其是否安全?这是值得考虑的问题。”余南平指出。


阅读原文


记者丨戚齐明

来源丨上海金融新闻网

编辑丨李梓昕

编审丨戴琪



作者: | 信息来源:新闻网 | 浏览次数:11

更多
热门文章
大夏学术网
智慧的创获,品性的陶熔,民族和社会的发展
Creativity, Character, Community

华东师范大学首页

小勐拉皇家国际开户